当前位置:
首页 > 文化 > 闊太太與白富美

闊太太與白富美

暑假是新加坡旅遊旺季,不少國內朋友帶全家過來玩,其中就有一位我認識了很久的老板,問能不能見一面,他有事情想托我去辦,同行的老母親很想認識我一下,那好的呀。

到了約定時間,我帶了禮物前往,還特意不打扮,連頭繩都是義烏五毛錢一根的那款。

正聊到開心處,他老婆從衛生間進來了,我連忙起身客氣的喊嫂子,結果你猜怎麽著?

目光接觸的一剎那,我能明顯的感覺到對方的敵意,眼神寒氣逼人,直接把我幹懵了,杵在那裏,手都不知道咋放。那位老板朋友見狀,趕緊打圓場……

吃完飯我起身告辭,他想拉上老婆一起送到餐廳外的電梯口,但對方死活不肯動,後來幹脆假裝餵孩子跑一邊去了。我說不用送,出來玩很累的,你們趕緊帶孩子休息吧。

回家的車上我越想越氣,這哪裏找的老婆啊,這麽小家子氣,拜托是你老公求我幫忙哎,裝都不帶裝一下的嘛,將來你們家孩子還要托付給我的,就這樣的媽,誰敢接手你的娃哦。

再說了,我跟你老公來往從來都是坦坦蕩蕩,有必要這樣嗎?我前任可是胡歌胡老師啊,咱就是審美降到跌停板,那也是魏大勛的級別。

怎麽可能跟你去搶小嶽嶽呢?

好氣哦,白瞎了我那幾千塊的禮物,真想把他家的事情給搞砸,算了算了,不提了。

這裏我也提醒富太太,你們的老公想事業做大,接觸異性幾乎是避免不了的,您要是接受不了,就把他拉回老家過熱炕頭的生活,不然就得學會適應,別見到個女的就假想成情敵,就這心胸遲早要下線,你信不?

聊完這個醋勁大的闊太,再來說一個我印象深刻的闊太,她是個陪讀媽媽,早年跟老公一起創業,兩人白手起家成了北方某礦業集團老板。

後來生意上了正軌,孩子沒人帶,她就辭職回家陪兒子去了。

一般我們都覺得這是昏招,做全職主婦對老公的約束,跟做副總裁對他的約束能一樣麽?

但她的一番話又讓我覺得蠻有道理,她說伢伢你知道嘛,我老公的那些朋友,事業做到一定的份上,沒有一個不頭疼子女問題的。

要麽是孩子小的時候疏於管教,長大了不成器。要麽是父親控製欲強,導致孩子極其弱雞,總之都是一堆問題。

她說我早就想清楚了,再多的保姆司機替代不了父母的陪伴,如果跟老公繼續做事業,那這個兒子就等於是廢了,而他廢了,我跟他爸的所有奮鬥也就沒啥意義了。

但如果能把他帶成才,那我至少守住一頭了,至於老公那邊,不管結果怎樣,我也算對得起他們家了。

所以在守老公和守兒子面前,她果斷選擇了後者,因為內陸省份教育不發達,她帶孩子去上海補習了一段時間英文後,轉來了新加坡。

她在這裏陪伴了孩子整個小學和中學,不管是學業還是興趣班的私教,請起來都不惜血本,寒暑假就帶他出國玩,孩子參加科研團,她就獨自體驗異國風景。中間也有過家庭危機,但後來和平解決了,為啥呢?因為這個兒子屬實優秀。

他本科是加州伯克利,之後又在爸爸的建議下,讀了斯坦福的商科碩士。 當一個年華已經老去,生意也不可能再闖輝煌的礦主老板,面對逐漸長大的優秀獨子,你說他內心沒有反復掂量過,是不可能的。

現在他們一家住坡坡富人區的別墅裏,房子是孩子拿到公民身份後買的,他做投資行業,據說還不錯,很穩健。

老爸也跟著過來了,國內生意早就轉掉了,套現的資金大頭交給兒子打理,他的業余生活就是找地方釣魚,和找老鄉吹吹牛。

孩子媽依然是閱讀、運動和全世界的浪,按說這老兩口生活軌跡上沒有一丁點重合,但好像也不耽誤一起過。這也充分說明一個道理:金錢和血緣才是家庭的粘合劑,其他都是浮雲。

打小就過來留學的娃住別墅,那大學或者研究生過來的呢?

答案是住高級公寓。認識一妹子,家鄉是江浙滬某地的,父母職業不詳,她嘴巴很緊,從來不對外透露一點家事,只知道大學是在香港念的,畢業後來坡讀研,再之後應聘到大廠,先拿EP再轉PR,身份拿到後就去看房子了。

別人都以為剛參加工作嘛,最多買個一居室或者小兩室住住,結果人家買的大三居哦,還是不錯的地段,當時的成交價差不多8位數,重點來了,是一次性付清哦。

不光家世神秘,連感情事也一樣,從來沒有人見過她談戀愛找男朋友,突然有一天就結婚了,新郎身份也是未知。

關於她的事跡全靠前同事嘴出來,那是個博士學姐,之前是在國內,靠獎學金來了坡,找了同是博士的鳳凰男老公,現在夫妻倆一個考了坡坡公務猿,一個留在學校做研究,倆人一起供著一套郊區有四個臥房的組屋。

她對現狀很滿意,因為一路奮鬥到今天,跟老公幾乎沒花過家裏錢,父母和公婆來探親也夠住,住完了回去公婆四處炫:我兒子大學教書,兒媳是公務猿,穩定又體面。

聽完我也覺得挺好,小學就來的住別墅,大學來的住公寓,博士來的住組屋,居者都有其屋,每個人都有光明的錢途,好,挺好。

以上就是我身邊的闊太太和留學生們的故事,那幾個娃挺勵誌的,有的用優秀幫媽媽保住了家庭,有的用理性為父母守住了奮鬥成果,有的更像是投胎來報恩,從小鎮做題家逆襲成海外精英階層。

當然你也可以說他們是特例,因為讀的都是好學校,而現在國外的大學要水很多,他們判斷一個學校水不水的依據就是,身邊某個不怎麽樣的孩子竟然進了某某名校,而他在國內根本讀不了好大學。

你也不能說人家這樣想就不對,但換個角度想:國內進好大學難,國外就容易很多,是不是從側面反映了我們的教育資源不夠豐富呢?

因為不夠分也不均勻,所以一間985大家擠破頭,但國外人少,也不是每個人都喜歡念書,於是乎入學門檻就低很多,可能應屆生也就3個,但招生的大學有5所,這難度是一個量級嗎?不是呀。

但你也不能說人家學校就水,可能他在當地的錄取標準就是這樣的,來了就能上,能不能畢業另外再說。

同樣是這三個留學生,坡坡人多地少,住別墅那得家裏有很多礦,全靠自個只能住組屋,但到了地大物博的北美,再窮也能住別墅,因為資源不稀缺。

而博士夫婦畢業之後,幾乎不費什麽力就當了大學老師和公務猿,換在國內那競爭激烈程度不得扒層皮啊,但在這裏就簡單很多,為啥呢?因為博士少啊,想考公務猿的更少啊,你來了,那就是你的。

也因為這個,我才會反復的勸那些焦慮的家長,如果內卷卷不動,不妨把眼光放外頭,國內教育資源不夠,你家娃只能讀中專大專,那就送他們去國外念,讀本科或專升碩,在這期間隨便發現個什麽機會,路可能就不一樣了。

內卷是從千軍萬馬中突圍,外卷則是到人少的地方發光,因為競爭的人不多,你哪怕發出一點微弱的光,也能被人看見。

反之,就是塊金子,還沒來得及綻放光彩呢,就已經被疾馳的馬兒踩碎在腳下了。

闊太太與白富美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表情
还能输入210个字